http://www.i13.com.cn

区块链时代对数字经济的发展起到导向作用,指引企业更加重视数据要素,珍惜数据本身的价

”这是重大动向,将对数字经济的发展起到导向作用,指引企业更加重视数据要素,珍惜数据本身的价值。“
 
“要鼓励勤劳致富,健全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和数据等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的机制……”11月1日,中国共产党十九届四中全会新闻发布会上,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介绍了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有关情况。
 
南都记者注意到,这是中央首次在公开场合提出数据可作为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有专家告诉南都记者,这是重大动向,将对数字经济的发展起到导向作用,指引企业更加重视数据要素,珍惜数据本身的价值。
 
数据可作为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
 
11月1日,在中共中央宣传部举行的中国共产党十九届四中全会新闻发布会上,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指出,基本经济制度是经济制度体系中具有长期性和稳定性的部分,对经济制度属性和经济发展方式具有决定性影响。
 
“多年来,我们把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作为基本经济制度。十九届四中全会的一大创新,就是在此基础上,把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上升为基本经济制度。”韩文秀说。
 
韩文秀表示,这一重大创新,标志着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对于更好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发布会上,韩文秀介绍了这次全会对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作了三大方面的重要部署。其中第二条提到:“我们既要不断做大蛋糕,又要分好蛋糕。要鼓励勤劳致富,健全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和数据等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的机制,健全再分配调节机制,重视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发展慈善等社会公益事业,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形成橄榄型的收入分配结构”。
 
南都记者了解到,这是中央首次在公开场合提出数据可作为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
 
“我认为将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参与分配机制,是一个重大的理论创新。”民建中央副主席周汉民告诉南都记者,“把数据纳入生产要素,其实反映了数字经济是国家经济发展极为重要的支柱。有效的数据是生产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推动许多新兴产业发展的基础。”
 
“数据作为一种要素,早已渗透在整个实体经济运行的过程中了。”复旦大学副教授沈逸表示,“此次出现数据和其他要素并列的提法,意味我们对数据的规制和管理,正从自发状态进入自觉状态。”
 
向数据资本化迈出坚实的一步
 
根据《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31.3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34.8%,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在中央层面被予以明确,将带来哪些影响?周汉民认为,这会对数字经济发展起到导向作用,同时也会引导企业重视数据要素,珍惜数据本身的价值。
 
在华东政法大学教授高富平看来,这将使数据资本化迈出坚实的一步,因为数据可以作为无形资产列入会计目录,评估资产价值,投资转让,融资贷款等。
 
当数据作为数字经济时代的一种生产要素,如何在要素市场进行规则建构,也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对此,有专家表示需确立数据必要保护和开放共享的总原则,划出数据收集和使用的行为红线,防止滥用数据进行不正当竞争乃至制造市场壁垒等行为。
 
“既鼓励其活跃更要强调有序。”周汉民对南都记者表示,鼓励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在市场上流通,发挥经济价值的同时,需要关注数据的组成部分,尤其是个人数据中与隐私相关的信息应不受侵害,此外还需警惕数据垄断,这不仅会危及良性竞争,而且可能影响国家安全。对此,有关部门一定要未雨绸缪,予以高度关注。
 
沈逸对南都记者表示,数据要素的治理过程是多主体复合互动,渐进探索和渗透的过程。数据的使用需求和不同行为体的利益关切,是多侧面、多元的,因此在构建相关治理体系时,要在多方均衡基础上制定具体细则。
 
来源:南方都市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